公益免费领取微信红包10元网欢迎你的到来!

垄断纠纷

戴海波诉中国电信集团重庆市电信公司、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等垄断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 ...

2014-1-1 00: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91| 评论: 0

摘要: 戴海波诉中国电信集团重庆市电信公司、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等垄断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渝一中法民初字第00446号
原告:戴海波,男,1961年6月25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九龙坡区。
被告:中国电信集团重庆市电信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北部新区。
法定代表人:汤淇,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来庆,重庆维祯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郑懿,重庆维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组织机构代码71093019-X。
法定代表人:王晓初,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徐来庆,重庆维祯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周祎。
被告: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北部新区。
负责人:汤淇,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徐来庆,重庆维祯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郑懿,重庆维祯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戴海波与被告中国电信集团重庆市电信公司(以下简称重庆电信公司)垄断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6月14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长赵志强,代理审判员姜蓓、谭颖组成合议庭共同负责对案件的审判。2012年8月17日,原告戴海波申请追加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电信公司)、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电信重庆公司)为本案被告。本院审查后同意原告申请,并依法向各方当事人送达了相关法律文书。2012年10月18日,本院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审理本案。原告戴海波,被告重庆电信公司和中国电信重庆公司共同委托的代理人徐来庆、郑懿,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来庆、周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戴海波诉称:原告于2003年在重庆市电信营业厅办理了小灵通业务。2009年起,原告发现在居住地(营业门面)使用小灵通(023-66112313)出现信号不良、难以接打电话、收发短信不正常等现象。多年来,在门面内,客户拨打广告牌小灵通号码始终无法拨通,给原告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同时,在主城各区均出现小灵通信号不良、难以接、打电话不正常等现象(例如坐公交车从渝中区至杨家坪,基本不能正常通话)。原告认为,小灵通信号持续变差的主要原因是被告为达到强迫小灵通退市,为3G手机让路为目的而故意设置的技术行为(拆除信号源基站或不维护基站)。三被告是重庆市”重合同守信用”市级企业,在(福布斯)排行榜中排行第一,但被告公司(电话10000)对外窗口服务人员,反复要求原告更换使用3G手机号,致使原告事实上从2009年至2012年(3年)期间,小灵通无法正常使用,而原告的业务(如网站建设业务、合法的门面经营)需要使用该小灵通,却因被告违法拆除信号源基站或不维护基站致使其业务流失,造成经济损失,理应承担三年来扣除的全部基本费用180元,以及小灵通使用以来的广告宣传费和精神损失9800元。综上所述,原告认为,被告的小灵通业务在重庆市场具有支配地位,收取了小灵通的服务费,就应当保障小灵通用户的通话服务信号正常使用,但被告作为”具有独占地位的经营者”却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反复动员原告将小灵通转网为3G用户,从而在事实上实施了垄断行为,给原告(包括重庆市的所有小灵通用户)造成巨大损失,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据此,原告请求判令:1、被告恢复重庆市区内各地被拆除或未修复的信号源基站,保障正常通话质量;2、被告赔偿原告小灵通号(含手机)在互联网和营业门面经营的宣传和精神损失9800元;3、被告赔偿原告2009年至2012年(3年)小灵通不正常等现象扣除的全部费用180元;4、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和调查制止垄断行为所支付的损失。
被告重庆电信公司辩称:1、重庆电信公司自2004年已经不再经营电信业务;2、原告不能证明重庆电信公司是小灵通电信服务商。故请求驳回原告对重庆电信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中国电信公司和中国电信重庆公司共同答辩称:1、二被告未实施原告所指控的行为(拆除小灵通信号源基站和不维护基站);2、二被告不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不存在垄断行为;3、小灵通的经营主体是中国电信重庆公司,与被告重庆电信公司无关;4、被告中国电信重庆公司具备充分的履行能力,中国电信公司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
经审理,本院查明如下案件基本事实:
被告重庆电信公司成立于1997年11月10日,其营业执照(2008年12月颁发)显示,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办理中国电信集团重庆市电信公司未上市资产中房屋的出租经营活动。被告中国电信公司成立于2002年9月10日,经营范围包括在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重庆、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二十一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内经营固定网本地电话业务(含本地无线环路业务)、固定网国内长途电话业务、固定网国际长途电话业务、IP电话业务(限于Ph0ne-Ph0ne)、卫星国际专线业务、因特网数据传送业务、国际数据通信业务、公众电报和用户电报业务、26GHz无线接入业务、国内通信设施服务业务等。被告中国电信重庆公司成立于2008年1月23日,系中国电信的分公司,经营包括在重庆市内经营固定网本地电话业务(含本地无线环路业务)、固定网国内长途电话业务、固定网国际长途电话业务、IP电话业务(限于Ph0ne-Ph0ne)、卫星国际专线业务、因特网数据传送业务、国际数据通信业务、公众电报和用户电报业务、26GHz无线接入业务、国内通信设施服务业务等。重庆市电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8月22日,经营范围包括经营重庆市行政区域内的国内固定电信网络与设施(含本地无线环路)业务、基于固定电信网络的语音、数据、图像及多媒体通信与信息服务等。2008年2月,重庆市电信有限公司被被告中国电信重庆公司吸收合并。
上述事实,有原告和三被告提交的相关工商档案为证,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
原告持有一份盖有”重庆市电信有限公司观音桥分公司电信业务专用章”的查询单,该查询单记载,电话(小灵通)号码66112313的户主为原告,新装竣工时间为2003年9月5日。三被告认可该查询单及其内容的真实性,但同时提出该号码的原户主为郑小龙,2008年6月才过户至原告名下。被告中国电信公司和中国电信重庆公司为此出示了有原告签名的业务登记单为证。原告认可业务登记单的真实性,但同时宣称郑小龙是原告夫人的弟弟,原告当时以郑小龙的名义办理入网手续,但前述电话一直是原告在使用。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交的查询单、被告中国电信公司和中国电信重庆公司提交的《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业务登记单》及各方当事人的陈述为证,各方当事人无异议。
原告是重庆乔森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10月13日)的法定代表人,还是海波电脑软件服务部(个体工商户,成立于2009年1月5日)的业主。原告在以前述身份从事经营活动中,使用了涉案电话66112313。2012年5月4日和6月13日,原告拨打小灵通服务电话10000,反映小灵通023-66112313在九龙坡区建设厂国美周围不能正常使用,并要求保障通信质量。服务电话的工作人员回复称”现在你们的机站已经拆除,无法恢复,建议你将小灵通转为3D手机使用”。三被告对前述事实无异议,但认为原告以重庆乔森商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从事经营活动使用小灵通的事实与本案无关。三被告还提出小灵通服务电话的工作人员的回复有误,小灵通在九龙坡建设厂国美周围并非不能使用,只是通话质量不好,且质量不好是小灵通技术本身造成。此地的小灵通机站并未拆除,如果该地机站被拆除,则小灵通将无法使用而非通话质量不好。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交的重庆乔森商贸有限公司营业执照副本、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海波电脑软件服务部照片、相关网站网页打印件、通话录音和各方当事人的陈述为证,足以认定。
另查明:1、2001年10月16日,重庆市无线电管理委员会办公室致函重庆市电信公司称:”你公司PHS系统使用频率为1900-1915MHz,控制信道使用公众通信控制信道为1902.650MHz……,国家对该频率段如有新的规定,你公司必须无条件执行……。”2、信息产业部科学技术司和信息产业部外事司联合编写的《信息产业常用英文术语缩略语解释》记载:”PHS,Pers0nalHandyph0neSystem,个人手持电话系统,是日本在20世纪90年代开发的一种移动市内电话业务。在中国俗称‘小灵通’。”3、《中国通信》杂志社有限公司出版的《中国通信年鉴2011》记载:2010年,中国电信集团公司的电信业务收入(含初装费)2206.82亿元(其中非业务收入1248.32亿元),固定电话用户18030万户,小灵通用户1658万户,移动通信用户9289万户(其中3G用户1229万户)。2010年,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电信业务收入5104.5亿元(其中非业务收入1332.5亿元),固定电话用户1740.9万户,移动通信用户60978.0万户(其中3G用户2070.2万户)。2010年,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电信业务收入1910.2208亿元(其中非业务收入1054.5039亿元),固定电话用户8321.2万户,无线市话用户1342.3万户,移动通信用户16742.6万户(其中3G用户1406.0万户)。4、原告曾受到劳动教养处罚(期间为2010年12月9日至2011年12月8日),三被告据此认为原告在前述期间不可能因本案纠纷而产生损失。原告承认其被劳动教养的事实,但认为该事实与被告经营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因本案纠纷而生产的损失无关。5、中国电信集团公司网站(http://www.chinatelec0m.c0m.cn)的相关页面记载,被告重庆电信公司系中国电信集团公司的全资子公司,10000系小灵通等业务的客户服务热线。原告据此认为10000是中国电信集团公司的电话,且被告重庆电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与被告中国电信重庆公司的负责人系同一人(汤淇),故应当认定三被告共同经营小灵通业务。6、被告中国电信公司和被告中国电信重庆公司当庭提交了重庆市公证处(2012)渝证字第36926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记载,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刊登有该部《关于1900-1902MHz频段无线接入系统相关事宜的通知》(工信部无(2009)11号),主要内容为:1900-1902MHz频段无线接入系统应在2011年底前完成清频退网工作,其所用频率无条件收回;自发文之日起,运营企业应对在用的1900-1920MHz频段无线接入系统,停止扩容和发展新用户,不得扩大覆盖范围;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和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应采取措施,确保该频段的无线接入系统不对18800-1900MHz频段TD-SCDMA系统产生有害干扰。该通知的发文日期为2009年1月9日。原告认为二被告未在举证期限内提交前述证据,故不应采信。原告同时认为前述通知系无效文件。
前述事实,有被告中国电信公司和中国电信重庆公司提交的渝无办发(2001)87号文件、《信息产业常用英文术语缩略语解释》、《中国通信年鉴2011》、重庆市公证处(2012)渝证字第36926号公证书,原告提交的相关网页打印件以及各方当事人的陈述为证。
本院认为,本案系垄断民事纠纷案件,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调整。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各方当事人是否具有诉讼主体资格;2、三被告是否共同经营涉案小灵通业务;3、三被告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4、三被告是否实施了原告所指控的行为(拆除小灵通信号源基站、不维护基站、反复动员原告将小灵通转网为3G),该行为是否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规定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5、责任承担。现分析评判如下:
关于各方当事人的诉讼主体资格问题。
原告系小灵通用户,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有权提起民事诉讼,是本案的适格原告。原告指控三被告共同经营小灵通业务并实施了垄断行为,其起诉有明确的被告,有具体的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且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本院管辖,故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的起诉条件。至于被告重庆电信公司是否是真正的小灵通业务的经营者,只关系到原告指控的事实及其据此提出的诉讼请求能否成立,并不影响重庆电信公司的被告资格。被告中国电信重庆公司系中国电信公司的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公司可以设立分公司。设立分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登记,领取营业执照。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由公司承担),其责任理应由中国电信公司承担。至于中国电信重庆公司是否有能力独自承担本案义务,亦不影响中国电信公司的被告主体资格。
三被告是否共同经营涉案小灵通业务。
各方当事人对被告中国电信公司和中国电信重庆公司是涉案小灵通业务的经营者的事实并无异议。争议焦点在于被告重庆电信公司是否是涉案小灵通业务的共同经营方。原告主张是,而三被告予以否认。原告的理由有二,一是被告重庆电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与被告中国电信重庆公司的负责人系同一人(汤淇),二是被告重庆电信公司的母公司中国电信集团公司的网站上有电话10000的宣传,而该号码正是涉案小灵通的客户服务热线。本院认为:1、根据原告提交的查询单,涉案小灵通的原经营者是重庆市电信有限公司。原告并无直接证据证明还存在其他经营主体;2、根据双方当事人提交的工商登记档案,重庆市电信有限公司于2008年被被告中国电信重庆公司吸收合并,故其权利义务应由被告中国电信重庆公司承继;3、被告重庆电信公司的营业执照显示,其经营范围不包括小灵通业务;4、至于被告重庆电信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与被告中国电信重庆公司的负责人系同一人(汤淇)以及被告重庆电信公司母公司的网站上有小灵通客户服务热线10000的宣传等事实,无法据此推断出二者共同经营涉案小灵通的结论。基于此,本院认定被告重庆电信公司并非涉案小灵通的经营者。
三被告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如前所述,被告重庆电信公司并非涉案小灵通的经营者,故原告对该被告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再对该被告的市场地位问题进行评判。关于被告中国电信公司和中国电信重庆公司的市场地位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十二条第二款、第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相关市场是指经营者在一定时期内就特定商品或者服务进行竞争的商品范围和地域范围。市场支配地位是指经营者在相关市场内具有能够控制商品价格、数量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者能够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能力的市场地位。即,要确定某一经营主体的市场地位,首先要界定该主体所处的相关市场[包括相关商品(服务)市场和相关地域市场]。本案中,原告主张相关服务市场为小灵通,相关地域市场为重庆。在重庆经营小灵通业务的只有被告中国电信重庆公司,故其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被告中国电信公司和中国电信重庆公司则主张本案相关服务市场包括固定电话、移动电话和小灵通,相关地域市场为全国。根据二被告提交的证据,二被告显然不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本院认为,对相关服务市场进行界定,应当充分考虑服务的特性、价格和用途,分析服务间的可替代性(包括需求替代和供给替代)。就本案而言,小灵通是一种移动市内电话业务,其与其他移动电话业务(如全球通等)在特性、价格、用途以及消费群体等方面具有相似性,二者间存在较强的可替代性,因而属于同一服务市场。原告关于存在单独的小灵通市场的主张明显不能成立,本案相关服务市场至少包括小灵通和移动电话。基于此,如要确认被告中国电信公司和中国电信重庆公司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还需对其市场份额、竞争状况、财力和技术条件等因素进行进一步分析,但原告并未就此举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被诉垄断行为属于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原告应当对被告在相关市场内具有支配地位和其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承担举证责任)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得后果)的规定,原告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即其关于被告中国电信公司和中国电信重庆公司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事实主张不能成立。
四、关于其他问题。
原告指控被告中国电信公司和中国电信重庆公司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规定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原告要想获得法院支持,必须至少同时满足几个条件:1、二被告具有市场支配地位;2、二被告实施了原告所指控的行为(拆除小灵通信号源基站、不维护基站、反复动员原告将小灵通转网为3G);3、原告指控的行为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十七条规定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鉴于原告未能证明被告中国电信公司和中国电信重庆公司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故其关于二被告实施垄断行为的指控以及基于该指控而提出的全部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基于此,本案的其他争议焦点如被告是否实施了原告所指控的行为以及该行为是否属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等问题本院不再评述。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二条、第十二条第二款、第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百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戴海波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50元,由原告戴海波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收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赵志强
代理审判员  谭 颖
代理审判员  姜 蓓

二〇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吴妍霓

关于我们|免费领取微信红包10元律师|免费领取微信红包10元保护|免费领取微信红包10元贯标|公益免费领取微信红包10元网

本站如有涉及侵权内容,请联系我们0851-8862 2363(电话),1307511496@qq.com(邮箱),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核实并处理。

Powered by 公益免费领取微信红包10元 X3.2? 2007-2027 GYZSCQ.COM

返回顶部